f2富二代appios

月影气哼哼的带着,四个随从走了。

‘江枫分身’无奈的摇头,对简羽尘道:“看出他们的来路没有?”

简羽尘分析道:“我看他们是魔族的人,是来查魔影杀手堂被灭的事情,而且他们已经怀疑到我们头上来了……”

“还好你刚才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的,让他们消除了不少疑虑。”

“麻烦的是好象那女子赖上你了,要是让她查出点什么,他们就会确定我们就是凶手了,便可以借口,发动新一轮战争……”

“纸是保不住火的,该来的迟早要来,不过,我们要尽快查清楚他们的实力,这样我也好有个准备。”

“不错!”话音未落,简羽尘离开了别院会客厅。

简波本尊收回‘江枫分身’之后,回到了城主府小餐厅。

将发生的事情,原原本本的说一遍……

司徒丛云,听从简波的建议,很快吩咐了下去,派人主意月影五人的一举一动。

简波招过司徒海,让其带着侍卫队的人,前往训练营地,告诉侍卫队的人,都收敛一些,不要谈论修炼的任何事情。

训练营地,选在距临漠城西门八里外,飞鹰堂旧址飞鹰谷,作为侍卫队修炼基地,这里也离西山元石矿秘境较近。

阳光般温暖的少女私房照

简波想进入空间秘地看看,能否将其利用起来……

他可不想还没有弄清楚,对方具体实力之前,就让对方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,那样就不妙了。

因为他从简羽尘的交谈知道,月影的四个随从确实厉害,简三即使出力和其中一人比试,也只能维持不败。

这还不知道对方,有没有隐藏实力,以‘江枫分身’现在的情况,也就最多对付两人,要是三个一起上,只有挨打的份了。

简波可不想暴露本尊行踪,也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所以他需要更多对方的信息。

四人小聚,被不速之客打搅,只好草草结束聚会。

艾山回到了‘铁匠铺’,冷面杀神冷北生,回到了千行地图店,他们二人都没有离开临漠城,而是收拾行囊,准备跟在简波身边,寻求更大的进步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月影与她的四个随从来,来到‘城主府别院’,五人到是很守时。

不过,简波本尊还是不露面,依旧是‘江枫分身’接待了五人。

‘江枫分身’还是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,月影也不在意,依旧笑容飞花的跟‘江枫分身’神侃。

还不时的旁敲侧击,希望从‘江枫分身’口里,知道点有用的信息,可‘江枫分身’早就看透了她的心事,所以就避重就轻,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月影得不到有用的消息,她也不气馁,反而很快和正在‘别院’的江珊、珀儿、方若柳三女,打得一片火热。

简波本体看在眼里,也没有去管,他早就知会了所有人,所以他并不怕月影,打探到什么东西。

月影有时还缠着‘江枫分身’唧唧喳喳说个不完,到了吃饭时间和晚上,不用下逐客令,月影五人就自动离开,城主府别院。

第二天一早就来报道,比学生上课还要准时。

就这样一来二往,月影和四女都很谈得来了,四女每次都留她吃午饭,只有晚上才让她离开。

简波也没有过多的过问,不过心里在暗自幸庆,还好把鹜儿、小热娜、螣娇三人,收入熙元祭坛之中修炼,不然早晚露出端倪。

几天下来,简波不堪烦恼,就跑去给侍卫队训练地方,指点他们一二。

有简波的帮助,这些人进步快了许多,把参加训练的侍卫队之人,高兴得三伏天喝了冰镇蜂蜜水。

月影成天往训练之地跑,也有所收获,至少她知道‘宗波’会一些阵法,她对‘宗波’的怀疑,又加重的许多,只不过还没有确切的证据罢了。

……

在一个房间之中,月影坐在上首,四个随从站在她两边。

她的下面还站着一个人,他不就是那个淳于从文吗?不过他的威严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诚惶诚恐。

只见他跪拜下去,道:“小人参见公主,各位魔主大人……”

月影冷冰冰地道:“不用多礼了,你在临漠城几十年了,有没有什么收获?”

“回公主!我现在掌握了临漠城,四分之一的势力,只要领主召唤,我马上就可以响应,把临漠城,甚至妖域弄得大乱。

不过,一年以前突然冒出了一个‘宗波’来,破坏了我不少的大事。”说到宗波时,他咬牙切齿的,好象喝简波的血一般。

月影喃喃自语道:“宗波?简波?”她抬起头大声道:“宗波、简波,我知道,他们都非常厉害,我们也看不出他的实力有多深。”

“我怀疑我们在妖域的势力,就是被他们所灭,究竟是哪一个,待我查清再说……”

下面的淳于从文惊讶道:“不可能啊!我们在妖域的势力那么大,宗波、简波虽然厉害,但也不可能无声无息,把我们的势力铲除了啊……”

月影道:“这个宗波到底是什么来路?你仔细说来听听,我对这个人很好奇。”

淳于从文回复道:“这个宗波出现不到一年多的时间,我们只知道,他是从妖域宗熊部落来,出来就遇上了蛟螣城池的小混混狼族郎万等人。”

“双方一言不合,便打斗起来,然后被带到蛟螣城池军营,被娜迦酋长的侍卫长螣娇相中,收为螣娇佣兵团。”

“随之被娜迦酋长,派去内务府成为螣云北的副官,之后在集市之中,与胡家的云广、云霞兄妹交好。”

“至于他的具体来历,我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,也毫无头绪。”

“他出现后,屡次破坏了我的好事,还灭了在我掌握中的一个势力。”

“我早就想杀了他,不过派去的人,去杀了他许多次,他都毫发无伤,而去的人也没有一个返回来。”

“不知道公主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对付他,这个人不除,始终是我们大业的绊脚石。”

淳于从文断断续续,七分时三分虚,把他探听的消息,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。

至于派人暗杀这个‘宗波’确实有过。

多年前,他和弟弟淳于从武二人,暗杀过简波……便将这件事,安在宗波身上……歪打正着,还真是一个人……

“这个‘宗波’确实有很多特别的疑点,在没有查清楚他的具体情况,前我们不能妄动。”

“你现在要约束你的人,不要去招惹他,还有派人去打探他的具体情况。”

“我最近也在想办法,套出点他的情况来,不过进展不是很顺利,我准备继续接近他的人,你不要派人破坏了我的计划。”

“否则,唯你是问……”

月影对淳于从文,说出最近靠近‘宗波’的目的。

淳于从文道:“遵命……”

房间之中,再次归于沉寂之中,静得有些可怕,让人颤栗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