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樱桃app

陆家庄园。

午的阳光很灿烂和煦,洒落在身,带着丝丝暖意。

一辆黑色超跑疾行而至,紧急刹车后,车门打开,高大挺拔的男人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。

是佐枭。

长腿迈开沉稳的步子,他不紧不慢地往前走。

晨风拂过,吹得他细碎的短发轻轻晃动着。

他单手抄在西裤口袋里,如闲庭散步般从容不迫。

只是他的眉宇间依然笼罩着几分阴沉,神色冷肃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。

两三分钟后,他穿过花园,进了客厅,直接了二楼。

在书房前停住脚步,他抬手轻轻敲了敲木门。

‘叩!叩!叩!’

清脆的敲门声缓缓响起,在空荡的走廊竟隐约能听到些许回声。

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

“请进。”

听到门内传来的低沉男声,佐枭推门而入,径自走到书桌前。

陆时衍刚出院没多久,再加今天又是周末,所以并没有去公司。

他正在翻开近一年来陆氏的财务报表,听到脚步声后,便停了手的笔,抬头往书桌前站着的男人扫了一眼,“事情查得怎么样了?”

数日前,他曾经找到佐枭,并且请他替自己调查二十三年前发生过的事情。

佐枭什么话也没有说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到他的面前。

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陆时衍伸手过去接下他递来的照片,垂眸扫了一眼。

当看到照片的场景后,他的瞳孔不由重重收缩了一下。

只见照片拍的是一个墓碑,墓碑有一张年轻女人的照片。

照片是黑白的,但是像素却不低,一眼能辨认出女人的五官和容貌。

她长得很漂亮,只不过眉宇间似乎笼罩着淡淡的哀愁。

当然,让陆时衍震惊的是,这个女人的脸型和长相几乎与慕婉慈一模一样。

唯一不同的是,照片的女人要年轻许多,看着她,甚至可以想象出慕婉慈年轻时候的长相。

墓碑还有一行墨的大字——慕静柔之墓。

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照片的墓碑,陆时衍薄唇动了动,缓缓从唇间吐出三个字,“慕、静、柔?”

佐枭望着他俊脸冷凝深沉的表情,淡淡道,“根据我的调查,慕静柔和慕婉慈是一对双胞姐妹。当初姐姐慕婉慈与陆定川的独子相恋,后来嫁进豪门。而妹妹慕静柔红颜薄命,在爬山的时候出了意外,失足摔下山,尸骨无存。”

“尸骨无存?”陆时衍俊美的脸看似没有任何表情变化,可是放在桌边的那只手却不自觉地紧紧捏成拳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在第一眼看到照片女人的时候,像是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。

那种感觉很亲切,如同看到了失散多年的老友。

这种熟悉感很怪,可是他心里却又笃定照片的女人与自己原本是相识的。

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照片看了许久,陆时衍的眸底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。

抬起空着的那只手,他摁了摁太阳穴,轻扯唇角,“这个女人的身份很可疑,继续查。”

“已经在着手调查了。”佐枭说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,皱眉道,“但是很怪,她生前的所有经历都被人刻意抹去,好像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过。”下载樱桃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