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奶勺

抖奶勺澜水院里,从周老爷子、周老夫人,到周承宗的两个兄弟及其家人,都挤过来要探望刚刚苏醒过来的周承宗。

冯氏站在内室的月洞门前,肃着脸道:“老爷,各位兄弟、弟妹,我们大爷刚刚醒过来,盛七爷说还比较虚弱,暂时不能打扰太过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大家想探望的话,一个一个进来,可以吗?”

周二爷和周三爷忙道:“爹和娘先进去吧。”

周老爷子率先走了进去。

吴三奶奶扶着周老夫人也想跟着进去。

冯氏拦住吴三奶奶,道:“老夫人可以进去,三弟妹等一等,跟三弟一起进去吧。”

吴三奶奶一怔,正想辩驳,周怀轩已经缓步走到冯氏身边站定,冷冷地盯着吴三奶奶扶着周老夫人的手。

那目光冰冷寒凉,如同刺刀。

吴三奶奶忙不迭地放开了周老夫人的胳膊。

周老夫人想瞪冯氏一眼,但是周怀轩站在旁边,她又没有勇气这样做,只好不屑地哼了一声,仰头跟在周老爷子身后进去了。

冯氏见周怀轩过来帮着照应,心情轻松许多,拍了拍他的手,转身进去了。

里屋的周承宗身姿笔直地坐在椅子上,目光专注地盯着脚边方寸大小的一块青金石砖地。

日系风格少女白色飘逸长裙烂漫花园清新写真

他瘦了很多,脸部轮廓更加刚硬,宽大的貂裘像是罩在他身上,轻轻推一下就会打转。

周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……承宗。”

周承宗没有抬头,还是专注地看着地上的方砖。

周老夫人心里有些不安,眼神闪烁地觑着眼睛看了看周承宗,鼓起勇气轻哼一声。“受了次伤,架子倒是大了起来,连你爹叫你都不理了。”

冯氏忙走到周承宗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承宗,爹在跟你说话呢。”

周承宗听见冯氏的声音,才抬头看着她。咧嘴一笑。“……好人,饿,要吃饭。”

冯氏推了推他。指着周老爷子道:“跟爹打声招呼。”

周承宗顺着她的手势看向周老爷子,点点头,很听话地道:“打招呼。”

算是打了招呼了。

周老爷子一下子瞪大眼睛,愕然道:“他这是怎么啦?”

“盛七爷说。承宗……可能脑子受了伤,变得……傻了。”冯氏努力微笑着道。

谢天谢地!

幸好是傻了!

周老夫人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一时高兴得忘了形,没有在周老爷子面前掩饰,掩袖嗤笑一声道:“哟,可算是招报应了。傻不啦叽的!——活该!”

啪!

悲恸莫名的周老爷子回手就往幸灾乐祸的周老夫人脸上扇了一耳光!

“啊——!老爷,你……你打我?!”周老夫人捂着左脸,难以置信地看着周老爷子。

“打得就是你!”

啪!

周老爷子虎着脸。反手又抽了她一个耳光!

这一次是右脸!

力道更足!

周老夫人被抽得整个人在原地转了几个圈,忙扶着身边的桌子站定了。顿时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金星直冒,两颊火辣辣地疼,嘴里冒出一丝丝甜腥的味道,像是被打出血了。

“你问问你自己,像个做娘的吗?!——承宗自从生下来,没有吃过你一天奶,你甚至抱都没有抱过他一次!这么多年,他对你孝敬有加,言听计从。再难堪的事,只要你说了,他都默默地忍了,你还要他怎样?!”周老爷子咆哮着吼了出来,往前逼近几步,恶狠狠地瞪着周老夫人。

两人结缡接近五十载,也一起生了两个儿子,夫妻关系不痛不痒,不远不近,但从来没有这样激烈冲突过。

周老夫人知道周老爷子对她不满,却不知道,已经不满到这种地步了!

以前最多给她个白眼,或者不理她,不跟她说话,分房而居,她都习惯了。

但是从来连手指头都没有动她一下。

如今的两巴掌,实在是打得她晕头转向,心里的气性也上来了。

“我要他怎样?我哪敢要他怎样?!——他生下来的时候脚先出来,那脚是全黑的!你难道不知道吗?!他就是地地道道的化生子!他让我受了多少苦,遭了多少罪,你又知道吗?”周老夫人捂着脸,哭着说道。

“你是他娘!难道他就白叫你一声娘?!要说他出生的时候脚先落地,让你难产。你怎么不想想,你怀孕的时候,盛老哥让你少吃大补之物,多走路,你都不听,吃得跟猪一样!最后生承宗的时候难产,你能只怪承宗?!”周老爷子脸都气红了,两手哆哆嗦嗦抖了起来,“我体谅你生产不易,确实是吃了苦头。所以这些年看着你折腾承宗,我都没说什么。他是儿子,理当孝顺。只要不太过份,我都忍了。可是你越来越放肆!越来越出格!你最近做的那些事,是人事吗?!你还是个人吗!”

周老夫人听得心里一抖,瞳孔猛地缩了一缩,一下子泄了气,支支吾吾地道:“……我……我哪里过份了?”

“你没有咒他死?你看见他活着,没有很失望?”周老爷子指着周承宗,对周老夫人怒道:“虎毒不食子!你简直是最毒妇人心!”

周老夫人哇地一声大哭起来,捶着桌子道:“我嫁给你这么多年,辛辛苦苦帮你操持家务,为你爹娘养老送终,临老你居然嫌弃我!——我不活了!”一边哭喊,一边往墙上撞去!

周老爷子回头愣了一下,周二爷和周三爷在外面听见不对,忙冲了进来。

周怀轩听见里面的吵闹,也没有拦着周二爷和周三爷。

这两人刚好冲进去拽住了周老夫人。

“娘!娘!您别想不开啊!”周三爷大惊失色,立时就哭了起来。

周二爷也叹息着劝道:“爹,母亲也是一把年纪了,您给母亲留点面子吧。”

周老爷子恨声道:“面子?她自己不要脸,关我什么事!”说着,气呼呼地坐下来,将桌上的茶杯往地上一砸,怒道:“都给我滚!”

周二爷和周三爷忙扶着噤若寒蝉的周老夫人匆匆忙忙离开了澜水院,回松涛苑去了。

吴三奶奶和胡二奶奶见状,也带着各自的家人匆匆离去。

周怀轩走到里屋,看见周承宗还是拉着冯氏的衣襟,一脸傻笑地看着她,还在说:“坏人打跑了……饿……要吃饭。”

冯氏抹了抹泪,含笑道:“我这就去传晚饭。”又问周老爷子:“爹,您吃过晚饭了吗?”

周怀轩淡淡地道:“大家都没吃。”

“那就在这里吃吧。”冯氏出去传晚饭。

周承宗又低下头,看着自己面前的方砖地傻笑。

周怀轩负手站在窗前,看着窗外的夜色出神。

过了一会儿,周老爷子抹了一把脸,将脸上不知不觉流出来的眼泪拭去,低声对周怀轩道:“轩儿,娶妻当娶贤,以后神将府娶宗妇的规矩,是要改一改了。”

周怀轩没有做声,回头看了周老爷子一眼。

“我们神将府娶宗妇的规矩,是大夏开国皇帝帮着立下的,只能娶小户人家的姑娘做宗妇。因为我们神将府有大夏一半兵权,为了防止我们坐大,大夏开国皇帝给我们立下这个规矩,用意我懂。我们神将府并无反意,世世代代都遵循这个规矩。当初你爹本来看上郑素馨,为了娶她,甚至提出可以不做世子。他哪里知道,如果他不能做世子,那郑素馨,根本看都不会看他一眼。”周老爷子坐在灯前,脸上的皱纹如沟壑般深刻。

周怀轩笑了笑,“阿颜不是小户人家的姑娘。”

周老爷子淡然道:“她是。如果她是盛七亲生的女儿,我是断断不能让你娶她。”

盛思颜在外人看来,还确实不算是出身显赫,甚至比小户人家的姑娘都不如。

“您不让娶,我自己娶。”周怀轩也淡淡地道,“我也不在乎什么世子。”

周老爷子偏头想了半晌,笑着捶桌子:“是啊,其实咱们神将府,就是要的你这种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劲儿。——什么狗屁祖训!早就应该扔得一干二净!”

他们俩一边说话,周老爷子一边密切关注周承宗的反应。

周承宗还是定定地盯着脚边一尺见方的青金石方砖地,脸上带着傻傻的笑颜,就连对以前最触动他的“郑素馨”三个字都无动于衷。

周怀轩微微地笑,淡淡地道:“阿颜说过,大夏的开国皇帝,手伸得太长,管得太多。”

但是也确实有些本事,他定下的规矩,能管得了一千年,实在很了不起。

“是我们迂腐。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我活到如今这个岁数,才明白这个道理。”周老爷子叹息着摇摇头,“但是他就是有本事把我们禁锢在他的规矩里。你想突破他的规矩,就要问自己能不能过得去堕民这个坎。”

“以前我们过不去?”周怀轩淡淡地问,眼神晦暗不明。

“过不去。”周老爷子摇摇头,“多次折损我们神将府数十万大军,数个神将,最后还是兵败如山倒。”

周怀轩又笑了笑,转头看向窗外。

夜色更浓。

夜,才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