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她直播下载破解版

邱明远双眼一冷:“你要与谁拼?”

陈菊琴不怕顾清雅,她觉得顾清雅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模样,吃了几次亏也没长记心。可是她却怕这个邱明远,因为这个二楞子没人不怕。

见邱明远双眼冰冷,她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瞪着顾清雅恨恨的骂:“陈菊玲,你不得好死!”

看邱明远一句话竟然比自己多次威胁更有效,顾清雅不得不佩服他这门神的作用。

不过,言语上用不着男人出头,她不是说不过人家,平常顾清雅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有修养的人,不说那些个低粗话罢了。

可是被人欺到头上不还击那可不是她的个性,特别是对付这种打不死的小强。

顾清雅一脸邪恶:“陈菊琴,我当然不会好死,因为我会好活,不过你一定会好死,而且会死透透!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顾清雅并无什么预谋,不过就话反击罢了。

陈菊香在厨房帮忙,听到院子里争吵刚出来见妹妹被邱明远吓着了,此时听到顾清雅竟然骂她妹妹死,她上来挡在前面:“三妹,你今天可是来做客的,你们想做什么?大过年的竟然这样咒自己的亲堂妹,你还是不是人!”

好一个倒把一耙的人!

顾清雅一脸不怕气死人的笑容:“二姐,要咒谁死,也得看老天会不会应。怕咒的人,那是因为自己做多了坏事,心里虚呢!你要问我们今天来做什么,我们今天来啊,想来恭喜你。听说你要嫁给一个老光棍了,特意来恭喜你心想事成了,今天我终于看到,你们这群有教养的人,有多么出息啊!”

大过年的就触她的霉头,瞬间陈菊香气得脸发黑,连说话也不顺畅了:“陈菊玲,你…”

清纯双马尾美女田野上展甜美笑容

这就气着了?

哼!

更气的还在后头呢!

以前老娘是不高兴与你们这群低俗的人斗,但你一定要来找虐,老娘成全你了!

顾清雅脸一冷嘴一脸,讽刺跃然面上:“我怎么了?难道我哪里说错了不成?你们一个婚前失贞还好意思挺着个肚子出来晃悠,这是呈鸟能呐?一个小小年纪去赶着上人家家中找男人,你痒得受不了啊?一个呢没处可嫁嫁个老光棍,没男人不行是不?哈哈哈…你们这教养…可真好啊!”

别人也许没在意这三个字,可是邱明远地被“呈鸟能”三个字,把他打得脸皮抽动了上千次,瞬间一头黑线:这小丫头!口无禁岂!

顾清雅这一番不留情面的话,这一下直戳到了三人的痛处。

特别是陈菊香自那回发病后,她几乎是已无人问津了。

寻了好多媒人,介绍的不是歪瓜裂枣就是鳏夫老光棍,这次的对象那媒婆还放话了,要是再不成,以后不要再找她做媒了!

瞬间陈菊香疯了,她直接扑向顾清雅,双手就往她脸上抓。

邱明远哪里任她抓到自己的小丫头?一个闪身几乎在分秒之间把顾清雅带离,“砰”的一声,陈菊香摔到在地上呛天呼地…

陈菊琴见自己二姐摔倒了,想要去帮忙打顾清雅,可一看邱明远那狠戾的脸,立即后退了一步:“你…你们竟然敢行凶?”

陈菊琴的话顿时把顾清雅给雷倒了:“行凶?陈菊琴你没有眼瞎吧?明明是你姐姐扑过来打我,一不小心自己摔到了,你竟然说我行凶?果然是恶人先告状啊!

就算是我行凶又如何?你去衙门告我呀!陈菊琴、陈菊香,你们这两头大蠢猪,没文化就是可怕,因为你们不知道什么叫量力而行!

我从来没招惹过你们姐妹,你们偏蠢得想把我往泥堆里踩,莫不是我前世与你们有仇不成?我看你脑子里就是一堆屎,蠢得无可救药,明知道吃了亏还偏往上凑!陈家养你们这种蠢货,真的不如养头猪!”

陈菊莲在厨房听到妹妹哭了,跑出来一见亲妹妹被堂妹欺负成这样,心中十分动怒,眼一瞪、沉一拉厉声喝道扑过去扶陈菊香:“陈菊玲,你这个没娘教养的死贱人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本来顾清雅并不想与这陈菊莲纠缠,毕竟她是出嫁女,大家彼此不对眼,少看几眼就行了。

只是今天大年初二,她这个当姐姐的人不仅不公平一点,还帮着这两妹妹来欺负她,这让她是可忍熟不可忍!

瞬间顾清雅阴沉的眼光凝满了冰霜:“陈菊莲,你们有娘教是不?你很有教养是不?”

陈菊莲看到顾清雅的眼光突然有点害怕:“陈菊玲,你想干什么?”

这就怕了?

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烂人!

顾清雅眼一眯嘴角含着冷笑:“我什么也没干,只在想着你这有娘教养的人,那教养是何等高级。”

说完,顾清雅扫了一眼另一边屋檐下站着的那个男子,那就是陈菊莲的男人黄家桥。

陈菊莲脸色大变,眼光一狠:“陈菊玲,你不要胡来!”

顾清雅眼光转了转,扯了嘴笑了一个:“看大姐说什么呢,我胡来?我胡来什么?你怎么说话这么好笑?”

陈菊莲自认为自己的男人比那个二楞子要强太多,刚才她看顾清雅的眼神,感觉到她似乎有什么意图这才喝斥。

可此时她问胡来什么,陈菊莲又不敢讲了。

想着上回陈菊莲给陈黄氏出的主意,顾清雅脑子里立即浮现出那小寡妇的身影:这大姐夫人不错啊,这会他并没有上来助恶,看来他不是个糊涂的人,那她是不是得给他找点福利了?

想起上回本来邱明远要去办这事,可被陈石柱伤了腿的事拖住了,她现在应该做点好事了,报答一下这个大姐夫的识时务了。

顾清雅笑眯眯的看着黄家桥:“大姐夫,刚才的事你应该最清楚,小姨妹我刚才有没有欺负我那亲爱的二姐与四妹呀?大姐自己不在场,出来就骂我,你来主持一下公道好不好?”

黄家桥从来就不想掺和她们姐妹之间的事,知道陈家这大房的三姐妹一直看不起二房的姐妹,但他觉得这是女人之间的事,他一个外男不合适去掺和。

只是他想不到的是,这小姨妹突然就问起了他。

这叫他怎么开口?盘她直播下载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