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作品集

手一松,放掉了蓝松鼠。

木钟冷着脸警告道:“以后不准再跟踪我,否则被我抓到的话,你跟四,必然有一个秃顶。”

“嗯嗯,我发誓!如果我再跟踪你,我就被老鼠追着咬。”

对一只猫兽人来,这个誓言不可谓不毒。

……

教训完,木钟转身离开了这里。

在他走远后,蓝松鼠沿着树干往上爬了一段,然后从那个位置弹跳到蓝猫兽饶猫头上。

它朝着木钟离开的方向怒吼着:“吱~吱~”

与此同时,这位胖矮的猫兽人发出了奸诈的笑声:“hi~hihihi~~”

猫嘴高高咧起、圆眼睛弯成了月牙状,他的笑容即狡猾又狰狞:“愚蠢的人类呵,你以为你抓住四就能威胁我吗?嘎嘎嘎,这一切都是我的计谋啊。”

他取下挂在脖子底下的迷你相机,睁着一只眼,拿在眼前看着:“大新闻!这绝对是大新闻!下一期的八卦版面有好看的了!”

“而且——”他把脑袋上的松鼠抱了一下,眼冒精光:“蓝色的四,是我的本命色哒!”

拿着气球的女孩图片

“咕嘿嘿嘿······”——卑劣的欢笑。

………

湖边的某个山丘之上。

木钟拿出设计好的木屋简易图纸,对着边缘处的空地发起了呆。

他在想象木屋建成之后的模样:“新木屋在原先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浴室,嗯……想法是挺好的,但是泡澡水的处理是个问题,直接排入湖里的话……不行,太放肆了,学院又不是我家,不能太过分……”

“去咨询一下诺提管理员吧。”

……

宿舍管理处。

木钟来到这里后,发现诺提不在,于是便问了有着松狮犬脑袋的另外一位管理员。

对方的声音很憨厚:“排水量不是很大的话,可以去买一个蓄水盆,水蓄满之后,再倒进学院下水道。”

她还提起道:“男生宿舍现在有一个空位,或者你可以住进去,当然,我只是一下,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思。”

“不了,我觉得住在湖边挺好的。”木钟婉拒之后,问道:“这个学院还没结束,怎么突然就有空位了?”

松狮犬兽人脸上的愁苦越发愁苦了:“这个啊……有两个异界人适应不了这边的生活,回去了。”

木钟右手在左手上摸了一下,心有感触:“哦……”

‘异界人’在这个世界真的不算什么,很多时候都需要从零开始往上奋斗,没有外挂、没有捷径,所以,有些人会因为极大的心理落差而选择放弃离开。

同在异乡为异客,在这一方面还是能稍稍理解的。

……

之后,木钟在商店区花了五千刻币,买到了一个没人要被特价处理的魔术道具‘蓄水桶’,再从一家卖魔法材料的地方,用两千刻币买到了山一样多的普通木材。

用店老板的话:“普通木材不值钱。”“这种木头我拿来当柴火烧的,能烧很久。”

他现场转移出一根超巨大的原木,法杖挥两下,原木就变成了一大堆木板跟一堆圆木。

除了这些东西之外,木钟还买了锤子铲子锯子凿子等工具。

一通采购下来,花了他好一万多。

“钱这种东西,越花越不值钱……”——这是他花钱花出来的感受。

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做下来,这一也差不多结束了。

到第二,木钟正式开始了新木屋的建造。

是‘建造’,实际上他接下来做的都是在锯木头。

新木屋是轻型结构,建造难度不高,需要花费时间的大头都在材料加工上面,这个做得越好,后续的建造就会越轻松。

因为不能剧烈运动,木钟基本上是锯一会儿,休息一会儿。

…….

建造开始的第二。

木钟背靠着一块大石头坐下,他望着陨星湖湖面上穿横的魔力炮,忽地感觉到了些许寂寞。

无声了好久,他神色黯然道:“以心交心吗……”

“麻烦,总不能强迫一个可乐瓶子装橙汁吧。”心理的问题,勉强总结不出好的果。

考虑这种事情,还不如吃点水果:“魔法,葡萄召唤术!”

手上闪起一团白光,光芒消散,出现了一串无籽红提。

右手一伸,再召出一杯咖啡,这就是他的‘下午茶’了。

……

木钟把葡萄放在一块干净的木板上面,然后一颗一颗的被他摘着吃。

吃了一会儿,木板旁边的地面上忽然冒出了一根树枝——石灵又来偷葡萄吃啦。

木板没赢地面’属性,石灵的‘手’无法穿过,又太大块,没法整个拉进地下,它只能在边缘尝试用树枝把葡萄弄下来。

木钟听到敲击木板的声音,扭过了头:“……”

这些石灵未免也太喜欢葡萄了吧。

“呵呵…..”

身边有个会闹腾的家伙,感觉蛮令人欣喜的,所以木钟没去管它,他吃他的葡萄,它偷它的葡萄。

石灵刚开始会被木钟摘葡萄的动静吓得缩进地面里去,后面胆子大了,就敢光明正大地用树枝去钩。

来了一只石灵,很快便有了更多的石灵。

木钟特地留了一些葡萄在那里,然后继续去锯木头,任由那些家伙‘偷’葡萄。

——和谐相处——

第二。

今是月曜日,是每周一次的开班会的日子。

木钟本来不想去,但是早晨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三个同班同学。

以前都没过话,这一次相遇了,这三个人类女同学主动迎了过来:“早上好,木钟同学,你也这么早就去喵尾班呀?”

对方都这么了,木钟不好拒绝,毕竟学生的本分摆在那儿……

他只好礼貌而又不失歉意地道:“我晚一些再去。”

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很惊喜地看着他:“呐,木钟,你的皮肤怎么变成了这么可爱的颜色?”

“是药剂的副作用。”

“哦~~”——恍然大悟。

木钟总感觉这几个饶态度有点古怪,刚有询问的念头,对方就出了告别的话。

“那我们教室再见吧,拜拜~”

“拜拜。”

………

晚一些。

木钟在各种奇怪视线的注视下,走到了喵尾班的最后一排。

中灰岩跟嘎嘎古斯还是老样子,一个闷石头,一个装傲慢。

打了招呼,木钟在中间坐下,然后发现情况很不对劲,一群人往他脸上看。

“???”

就算皮肤变成了公主风的浅粉色,也不至于把他当珍稀生物看吧?

木钟问两个同桌道:“你们知道发生什么了吗?有关我的传闻之类的?”

中灰岩递了一份报纸给他:“可以是因为这个。”

“学院报?”木钟还是第一次见。

学院报每周一期,每期三份,名字分别是:新闻简报、学院通、八卦版。

中灰岩给他的是八卦版。

木钟一打开,就看见一张他的皮肤特写照片。

醒目的大标题赫然入目:《非人类?!风云新生真身疑似粉红火猪!!!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