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vv在线视频观看

  51vv在线视频观看周怀轩想到现在一切事情都调查得差不多了,便对冯氏道:“娘,我正想跟您说这事。”说着,往冯氏左右看了一眼。

   冯氏便让左右伺候的丫鬟婆子都下去了。

   周怀轩便简单地把这两天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 冯氏眼皮都没抬,淡淡地道:“就这些事,你们俩还忙了这么久?实话跟你说,我根本就不想管这档子腌臜事。”

   因为已经死了心,所以完全不在意。

   周怀轩想了想,用了冯氏最在意的话题道:“……这不仅是爹的问题。而是老夫人那边,应该要发难了,恐怕阿颜和阿宝也会被拖累。”

   “思颜和阿宝?!”冯氏立刻警惕起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周怀轩就把周老夫人在蒋侯府送嫁队伍里和吴三奶奶勾结,暗藏人手其实是要对付盛思颜和阿宝的事,也对冯氏说了一遍。

   冯氏这才领悟到这两人的毒计,倒抽一口凉气,柳眉倒竖,咬牙道:“我明白了。看来不理她们是不行了。——给脸不要脸,非要逼着别人把脸给她们扯下来!”

   周怀轩咳嗽一声,又和冯氏商议了几句,才离开澜水院,回到清远堂。

   盛思颜果然还没有睡,炯炯有神地在暖阁里等着他。

   周怀轩进来之后,盛思颜就缠着他,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有那打更的婆子看见有人爬墙,是不是周怀轩跟踪盯梢的时候露陷儿了?

   扮猪脸搞怪女生生活照

   周怀轩不屑地瞥了她一眼,“你太小看我了。”

   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“那是显白……故意的。”周怀轩有意放慢了语速,看着盛思颜被他吓得一惊一乍的样子颇为好笑。

   盛思颜拍着胸口缓过气来,“还好还好。看来是你故意放出风声的。不过……”盛思颜低头想了想,“我还是有些忐忑,总觉得还是有东西漏了。”

   比如周老夫人手里的底牌,到底是什么,如何能证实周怀轩不能生育,而且又能正大光明拿出来给人看。

   她觉得应该不是周老夫人给周怀轩下药。

   原因很简单,如果是周老夫人给周怀轩下药的话。这明明是她最大的把柄。怎么可能是她的底牌?还要抖出来给人看?!

   但是眼看周老夫人等不及要收拾越姨娘了,盛思颜觉得,大概也会顺势收拾自己和阿宝。所以她有些焦虑。

   周怀轩看出她有隐忧,轻拍她的背,安慰她:“不用担心,到时候随机应变就可以了。”

  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。才歇下不提。

   ……

   周老夫人坐在自己的妆台前,看着自己面前的一沓绣样儿。

   把上面的绣样儿翻开。里面是一份小册子,还有一张药方。

   她拿起那张药方,眯着眼睛看了看左下角那个龙飞凤舞的签名,正是“盛世同”三个字。

   盛世同。便是死去的盛老爷子的名字。

   这是一份他亲自签过名字的药方,表示这药方是他亲手所开,并且给人服用过。

   服用人的名字。也写在药方的右上方。

   “这个东西,老爷子一直在找。可是从来就没有找到。呵呵,我说过,你做初一,就别怨我做十五。”周老夫人一边在心里冷笑,一边把绣样儿放了回去,盖在那两份东西上。

   ……

   盛思颜在清远堂里冥思苦想,一直不得要领。

   眼看快到腊月三十了,二十九的那一天,王氏突然登门造访,说是给周承宗送药来了。

   但是在澜水院里只站了站,就来到盛思颜的清远堂,把左右都遣开了,然后拿出一个病历小册子,塞到盛思颜手里,严肃地道:“这是你爹在老盛国公府的库房里找到的,你仔细看看。我留了原本,这是抄本。”

   王氏这样严肃,盛思颜也有些心惊肉跳,她莫名其妙接过来,打开一看,顿时惊了。

   “娘!这也能找到!”盛思颜喜上眉梢,抱着王氏摇了摇。

   王氏给她拿来的,居然是周承宗的病历册子!

   “这是你祖父的弟弟,也就是你小叔祖当年记下来的。可惜了,没有找到怀轩的病历册子。”王氏有些歉意地道。

   本来周怀轩的病,因是盛老爷子照顾的,盛七爷就说去找找周怀轩的病历册子,但是盛七爷把盛家存放病历册子的老库里几乎翻了个底朝天,也没有找到,不过居然意外地找到了他的小叔叔盛世全给周承宗记的病历册子。

   盛思颜“嗯”了一声,忙道:“娘,这已经很好了,完全超出我的意料。”

   王氏走了之后,盛思颜仔细翻看周承宗的病历册子,不由忡然变色。

   ……

   第二天就是腊月三十。

   昨天晚上周怀轩一晚上没有回来,今天天快亮了才回来打个盹儿。

   盛思颜早早起身梳洗,又给阿宝洗了个热水澡,换上过年穿的喜庆红衫,看上去就跟年画上白白胖胖的福娃娃一样可爱。

   天快黑的时候,盛思颜跟着周怀轩,带着阿宝去松涛苑吃年夜饭。

   这一次,神将府里所有人都来了。

   包括大房已经痴傻的周承宗,都牵着冯氏的手,穿着刚换的新衣裳,带着一脸茫然不知的白板神情,来到松涛苑。

   冯氏让他停下就停下,让他行礼就行礼,让他叫人就叫人,让他坐下就坐下,乖得跟孙子似的。

   周老爷子有些伤感地看了周承宗一眼,道:“老大小时候就是这样听话。”一边说,一边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红包,递到周承宗手里,“拿着吧。”

   周承宗笑嘻嘻地接过来,讨好地递给冯氏,“给。”

   冯氏微微一笑,“你拿着吧。谢谢爹。”

   周承宗看着冯氏道:“谢谢爹。”

   越姨娘扶着周雁丽的胳膊也来了。

   因是过年。她可以来跟大家一起吃年夜饭,不过是另外有小桌子,坐在屏风后面吃。

   二房的周二爷和胡二奶奶带着两个儿子、儿媳,孙子孙女们也早早地坐下了。

   三房今年多了一个人,就是周怀礼的新婚妻子蒋四娘。

   吴三奶奶很是得意,由蒋四娘扶着胳膊走进来,还笑着看了冯氏一眼。带着怜悯说道:“大嫂。大哥这样傻了,其实更好。他只认你,不认别的人。”一边说。一边看了越姨娘那边一眼,叹息道:“就是苦了越姨娘了。被大哥捧在手心里那么多年,如今大哥说忘了忘了,当她是路人。这心里怎么受得了?”

   盛思颜性子再随和,也忍不住微微冷笑。故意挤兑吴三奶奶道:“三婶您是真的心疼越姨娘吗?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
   “咦?这是怎么说话来着?”吴三奶奶嗐了一声,“我是说实话,你们又不爱听。”

   盛思颜撇了撇嘴,道:“您这么说。当然是因为越姨娘不是你们三房的妾。如果她是你们三房的妾,您还能这样关爱她,我就真正服您!”

   周三爷没有抬头。但是他听见盛思颜的话,额角的青筋还是蹦了蹦。

   越姨娘的头压得更低了。轻言细语地道:“大少奶奶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您这么说,可把我们大爷,也就是您公公置于何地?”

   “置于何地?当然是扔到后花园的小池塘了。”周老夫人阴阳怪气地道,“那里养了很多王八,正好适合老大。”

   冯氏再无动于衷,此时也被激得浑身抖了一抖,抬眸道:“老夫人,我们大爷不管是什么,都是您亲生的。”

   言下之意,就是如果您说周承宗是王八,那您作为他的亲娘那就是母王八……

   盛思颜噗哧一声笑了,又忙用手捂住嘴,一双澄净的凤眸灵巧地转来转去,把周老夫人气得差一点中风。

   她哆哆嗦嗦指了指冯氏,又指着盛思颜,扶着桌子大喘气,道:“不得了,果然这年不好过。什么牛鬼蛇神都钻出来了。”

   周老爷子一拍桌子,“行了!再说你去祠堂给祖宗守岁!”

   周老夫人想到今天晚上准备的戏码,到底忍住了,瘪着嘴坐了下来。

   周老爷子刚刚传了菜,就听见周大管事快步进来回报,诧异地道:“老爷,两位出嫁的姑奶奶带着姑爷和外孙们回来团年了,说是……”他看了周怀轩一眼,“大公子邀请他们回来的。”

   一般来说,嫁出去的姑娘都不会在娘家过除夕,除非有急事。

   今天能有什么急事?

   周老爷子看了周怀轩一眼。

   周怀轩淡淡地颔首道:“确实是我请他们回来的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多难得。大家很多年没有这样齐聚一堂过年了。”

   说话间,管事婆子已经领着大房的周雁颖和她的夫君苏姐夫,以及二房的周雁婷一家人走了进来。

   周老爷子和周二爷、三爷忙站了起来,对两位女婿道:“多谢两位盛情,今日就跟我们一起过个年吧。”

   两个女婿忙拱手还礼,又看了看周怀轩。

   周怀轩叫他们回来吃年夜饭,他们当然不敢不来,而且能跟周大公子套近乎,那是求之不得。

   周怀轩也站了起来,吩咐道:“过来坐吧。”

   冯氏早就从他那里得到消息,已经给周雁颖和周雁婷两家人安排了座位。

   他们的桌子就在神将府的大圆桌旁边。

   周老夫人惊讶了一瞬,又哼了一声,暗道反正是自家亲戚,当然是人越多越好。

   很快菜都上齐了,大家刚喝了头杯酒,就听见庭院里传来一阵喧哗的吵闹声。

   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