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精选app

..co,最快更新缠情私宠:尤物小妻潜上瘾最新章节!

迩迩从倾慕这里离开之后,就去咨询各路仙家修建宫殿的事情。

倾慕也早早结束工作,兴冲冲地回到家人身边,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大家。

于是乎,家人们兴高采烈的同时,也纷纷伤愁起来。

裳生苦恼地问:“父皇,我想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大皇兄跟昭禾,但是,我不知道要送什么啊?”

慕天星也头疼:“我要送点什么好呢,倾慕?”流光也笑了,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医术,在神仙们面前就捉襟见肘了:“我的药,狐帝怕是用不着的,他们青丘有密宗的大医能,真是有解决不了的问题,天后陛下跟太上老

君都能解决。”

就连小睦睦也跑过来,手脚并用地往倾慕身上爬,待倾慕搂着他的小屁屁坐好,他也一本正经地学着大人模样:“我送什么好?”

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着倾慕。

倾慕也是无奈了:“他们是仙家,自然是看不上凡间的物品,我们送礼不需要珍贵,只需要有意义,让他们对我们有念想,觉得很珍惜,就可以。”

洛杰布知道倾慕不容易,又见倪夕玥若有所思的样子,不由咧嘴笑起来:“我的小月牙蕙质兰心,让小月牙想。”

倪夕玥冥思苦想,弱弱地问:“我……我想着,之前咱们给昭禾量身定做的那只红金色的龙,是用纯天然的优质珠宝做成的,要不然,咱们再给迩迩也做一个,凑成一对。”

美女校花陆舒媛清纯唯美写真

沈歆旖眸光婉转道:“或许,可以做一套家福。

老祖宗们的时代总会过去,我们的时代也会过去,他们作为与世长存的仙家,身兼要职,往后要过他们自己的小日子,也不能时常回来。

不如我们做一套家福的小人像,把迩迩的也补上。”

慕天星终于松了口气,她觉得这个法子非常好:“我们大家把自己珍藏的最好的珠宝都拿出来,再找人测量与手工定制,以我们家族的名义,送给他们。”

凌冽点头,赞许道:“以后即便我们不在他们身边,也好让他们知道,我们是一个家庭,我们是他们的家人,会永远支持他们。”

沈歆旖的眼泪刷地一下落下,她擦了擦,又问:“我、我想给倾羽也做一套,可以吗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沈歆旖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:“倾羽从小跟着我在外长大,因为我事事庇护着她,她很多事不需要去想后果,做事会任性,性格也有些野。

好在她夫婿是雪豪,雪豪总会万般宠着让着她,也会在她犯糊涂的时候引导她。

可她肯定也是想家的。父皇母后思念倾羽,总是去湖边雕像那里散步,香火年年岁岁不断,可是倾羽在花界,回来一次太难,我想做一套给她,让她每每看见,也能想起我们这些家人们往日里

是如何教导她的。”

凌冽:“好!”

众人听了沈歆旖的话,纷纷赞同。

倾慕轻叹了一声,张开双臂将沈歆旖搂在怀里:“乖,不哭。”

他知道,她一定是想倾羽了。

时光荏苒,不断向前。

洛晞跟琉茵在国外游历了两个月,依旧没有要回国的迹象。虽然他们依旧在各国拜访,不论是皇室国家,还是党政国家,他们都接受了对方的热情招待,但是,倾慕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甚至有些担心,这两个人是不是乐不思

蜀,不想回来了。

偏偏倾慕人到中年,变得倔强起来。

他思念洛晞,却又不肯主动给洛晞打电话。

而沈歆旖时时刻刻都知道丈夫心里所想,看丈夫总在人后郁郁寡欢,她便趁着某日跟琉茵打了视频电话。

她俩聊着聊着,果然,倾慕就佯装不经意地凑了过来,跟琉茵打完招呼,琉茵又把手机给洛晞,他们就这样聊了两句。

虽然是一件小事,可是倾慕当晚心情大好,落寞的情绪也一扫而空了。

甜甜小声对沈歆旖道:“陛下有时候跟孩子一样,想太子殿下了,还不肯明说呢。”

沈歆旖乐了:“连也看出来了呀?”

甜甜掩唇笑道:“谁还看不出来呀?只是不敢拆穿罢了!”

沈歆旖点头:“这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呀,不管是平民百姓,还是皇室帝王,都是如此呀。”

终于,洛晞夫妇确定了归国的行程,就在三天后回来。

对外宣称三天后,其实就是当天晚上回来,因为一个大国的皇储继承人的行程,是不可能切实地公布的,尤其这位皇储还在国外,有无限被暗害的可能。

沈歆旖开始张罗给洛晞夫妇接风的晚宴,她把尊王府的人都请了过来。

甜甜跟她确认菜单的时候,无意间提了一嘴:“皇后,我婆婆刚刚跟我说了一件事。”

此刻,凌冽夫妇都在沈歆旖身边,沈帝辰夫妇离开后,照顾小祯祯的重责大任基本上都是凌冽夫妇承担的。

沈歆旖见甜甜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,不由困惑:“诗姨说什么了?”

甜甜恭敬地说着:“功德王一早替玄心公主诊脉,说,腹中四女。”

沈歆旖心中咯噔一下。

当初做减胎手术的时候,医生说了,留下了两个胎囊,每个胎囊里两个孩子。

只有同卵才能共用一个胎囊,而同卵的孩子性别都是相同的。

如果运气好,那就是两男两女。

不然也有四个男孩,或者四个女孩的可能。

沈歆旖看向甜甜:“确定吗?”甜甜点点头:“我让婆婆通知那边的主子们今晚过来用晚宴,婆婆就把这件事告诉我,还说,玄心公主一直在哭,情绪不佳,今天不一定能过来,她也不好在这时候插嘴提

晚宴的事情。”

沈歆旖马上起身:“父皇母后,我去尊王府瞧瞧吧,孕妇的情绪总是不稳定的,玄心又一心想给嘟嘟生下一个继承人,如今知道这个消息,怕是……”

凌冽也起身:“我们也去。”凌冽有些话,并没有当着儿媳的面说出来:这件事情可大可小,当初是倾慕下令给玄心做减胎手术,倾慕是为了保住玄心的命。可如今儿一胎四女,万一处理不好,这锅就要落在倾慕身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