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2天堂

   王县令道:“此言不可再说!”他声色极戾,道:“你以为单单一个晋阳拿下来就能拿到天下了吗?!以我的才志,若无主子在,我们明日拿下晋阳,后日就被朝廷给剿了!”

   陈旭蔫了下来,道:“是我失言了,以后再不敢说了!”

   “晋阳是第一步,拿下晋阳后,后续怎么发展,保存自身何其艰难,你啊,只知武力,却不知长远发展,以后这点得改,只顾眼皮子底下这点东西,如何能行事,迟早害了自己……”王县令叹道:“你以为主子手上没有别的筹码吗,若你我真有异心,也许后日身首就异处了,他宁愿失了晋阳城,也不会容忍背叛之徒,他依旧可以选择别处起势,你可千万别想岔了,如此追随于主子的忠心机会,千万不要自作聪明!”

   陈旭此时哪里还敢再多说,忙点头道:“我都听姐夫的,姐夫说的总是没错的,你也知道,我一向想的不多,反正事都做了,我也不怕了,至于主子是谁,姐夫不说,我也不好奇了,有命令,我去做便是,不杀百姓,我保证不伤任何一个百姓……”

   王县令道:“任重而道远,一定要记住今天的话。不可轻狂失事。以后少饮酒。”

   陈旭自然一一应了。

   王县令道:“用过饭再走吧。”

   “不了,现在非常时期,我带点干粮去巡守城门,”陈旭对自己要做的事还是十分在意的,d2天堂道:“就怕那些豪族家中也有数百家奴,万一聚集在一处要冲出城门,事情就会失控。我一定要盯紧了,才能放心。”

   王县令笑了笑,道:“也好,等事情尘挨落定,我们再一起好好吃顿饭。现在啊,事一日不成,心就一直悬着。”

   陈旭笑道:“有我在呢,姐夫莫忧,定出不了差错!”

   王县令让厨下准备了肉与饭菜,将食盒递与他,送他出了门,上了马,见他走远了,才对门房道:“严闭大门,这几日非常时期,一律不见外客!”

   轰,大门关上了。

  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

   管家道:“大人,夫人也命将角门,后门全关上了。”

   王县令心一暖,道:“夫人嘴巴不饶人,心中却是支持着我的。”

   “夫妻同心,大人所求之事,定能成!”管家道。

   晋阳城中人心惶惶,城外被漕运拦下来的过往船只,同样人心惶惶。以往的晋阳从来没有出过事,此时竟然被拦中切断了。

   有几家官商,心中微怒,聚集在一起道:“漕运换了人,也不知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,敢对漕运动手,待捉住他,看爷爷不扒了他们的皮……”

   有一年纪大的一身绸衣的副手观察了一阵晋阳城,道:“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,漕运有变,按理说,晋阳城中不可能闭城门这么多日,晋阳怕是出事了……”

   众人心中微微一沉,道:“也许没那么糟,也许是官府在管理漕运之事呢……”

   “漕运何等重要,若无官府默许,这么大的案子能成?!”

   众人又一径沉默了,这般说来,是官府默认的,那晋阳……岂不是?!

   “上报朝廷和附近州衙,让他们前来晋阳平叛拿贼……”有人道:“这都十日了,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,晋阳若有变故,你们也不看看晋阳的战略位置,朝廷不会轻易动兵的……”

   “投鼠忌器?!”有人了然道:“难道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变了天,我们以后途经晋阳,却得要听他们的?!岂有此理!”

   “既然官兵动不了,还有私兵。江湖上的门派不知凡几,只要出得起钱,自然就有敢卖命的……”

   众人也是真急了,道:“好,大家一并凑钱,加上我们的家奴,就不信不能将晋阳翻过来!”

   主意已定,晋阳城内外,莫不都是剑拔弩张。

   不是官家的战役,然而人数,加起来,却足有上万人之多。

   远远超越了江湖私斗的范筹。

   这局面,就像一堆架高了的柴火堆,只需要一烂火星,堆进去,就能将之焚之一炬。

   晋阳城内的豪族,里外消息不通,晋阳城被守的跟铁桶一样,他们早就已经急的不成了。

   其中一家,后院之中,有二人正在吵架。

   有一人正是从京城而来的,怒骂道:“你干的好事,害的我也前来遭遇此事,如此回京城也难了,万一真要死在这儿,做鬼路上也不放过你!”

   那被训的中年肥胖的男子满头是汗,不断的探拭着,却并不敢回嘴。

   “若非你吃相太难看,家主又怎么会派我前来训斥于你,也就不会碰上这样的糟心事了……”那男人精精瘦瘦的,有点恐惧的道:“大事不妙啊,晋阳要变天了,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能有这样翻江倒海之能?!以往覆在底下,竟是半点不知,为何偏叫我给赶上了……”

   江山早已破碎,山河流寇四起,虽看似是完整的两个南北朝廷,但很多地方早就已经各自为政了。

   拜神教,江湖门派……现在晋阳出这样的事,真的一点也不奇怪。

   只是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,这才是真正的可怕之处。

   因为根本不知道他是何来历,到底有多少隐在暗处的势力,万一……只怕会席卷下去。

   未知的敌人,才是真正令人恐惧的。

   又怕又慌,不禁又开始训斥于人,道:“以你豪富,已尽圈晋阳五成之地,就缺那一个蘑菇方子吗?!若不是因为你做事太难看,我也不会来,全都怪你,这下子,真的死定了!”

   肥胖男子道:“一个小小的蘑菇方子,为何会惊动家主,大人真的没想过?!”

   精瘦男子吃了一惊,怔怔的看着肥胖男子。

   “大人只怕对晋阳的事有所不知,这蘑菇方子来自一个叫冯璋的少年,这个少年十分邪门……”肥胖男子道:“如今王县令敢弄这么一出,这是想将晋阳所有豪族,往死路上逼啊,他凭借着的是什么?!大人就没想过吗?!这件事,定然出在这个冯璋身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