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污片的app

倾容望着圣宁,有些羡慕:“要是我吃了内丹就好了,我就能跟想想一起经历生死,一起遭遇雷劫。”

他感叹的喝了口米酒,又道:“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想想对我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。

从小到大,我亲妈都没有给我做过这么多饭,洗过这么多衣裳。

你们可以想象她为了我、为了这段婚姻所付出的。

我也明白父皇对我的用心良苦,所以我一定好好表现,争取早日回来!

其实那种地方,真的就是,无过即功。”

他想起之前有人捣乱,还是倾慕给他提出地周的建议,他非常感激:“倾慕,跟你做兄弟,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。”

倾蓝无语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能不能别老抢我台词啊!”

倾慕呵呵呵地轻笑出声。

他觉得两个哥哥又像是回到了小时候,总是掐架,然后他就是那座连接他俩友谊的桥梁。

命运的车轮啊,是不是又转回来了?

又或者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?

初秋的赤裸凉意袭人

倾慕忽然接到了夜康打过来的电话。

“小叔叔,这么晚了,什么事情呀?”

夜康道:“太子殿下,雅西的太子北宫沐橙明日上午十点的航班抵达我国。

郡主的生日宴是后日举办,所以我想问,要不要安排国宾宾馆?”

因为这次是圣宁郡主的生日宴,所以所有接洽事宜凌冽都甩手交给了倾慕,任由他安排。

夜康这才会打电话询问的。

之前问过北宫沐橙,对方外交部给出的抵宁时间是生日宴当天早上七点抵达。

但是北宫沐橙自己加了个参观盛京大学的行程。

而且盛京大学方面也表示非常欢迎北宫沐橙的到来。

也因此,他才会提前一天过来的。

倾慕当即想起了幻天阁的四胞胎,于是道:“要的,安排下榻在国宾宾馆,出入签到登记。”

当着所有人的面,护在国宾宾馆,亲笔签到,这才能证明他除了工作之外哪里都没去,就是真的在国宾宾馆的。

夜康道:“好的,那我安排一下明日的戒严路线,一路从机场到国宾宾馆吧。”

倾慕:“明日上午八点,我出发去机场迎接,以国宾之礼。”

夜康:“好的,我都会通知仪仗队。”

倾慕:“小叔叔明日帮我准备两章人皮面具。”

夜康沉默了一秒,当即道:“好的,还有什么需要吗?”

倾慕想了想,笑了:“暂时没有了,我接到人之后会送要雅西太子回国宾宾馆的套房休息。

然后下午三点他盛京大学的活动,我也陪着他一起前往。

晚上我就不陪了,毕竟前来参加圣宁百日宴的国宾有很多。”

夜康立即懂了倾慕的意思:“好的,我晚上会邀请雅西太子去乔府做客,所以太子殿下尽管放心。”

倾慕安排完事情,跟着兄弟们接着喝酒。

他们聊了好多好多,几乎无话不谈。

一直聊到晚上十二点半,贝拉打电话过来,说清雅吐得一塌糊涂。

于是他们三兄弟赶紧往回赶。

当倾蓝冲到房间门口的时候,就看见清雅面色惨白地躺在床头。

她也很是郁闷,提前几天回来也是为了多多见见发达国家的领导人。

很多强国因为倾蓝的面子会派大臣前往北月,或者会派合作商前往北月。

但是清雅每次放低身段跟那些国家首脑对话的时候,人家都对她爱理不理。

她只有借着这次机会好好攀攀关系。

却,没想到身体竟然这么孱弱了!

水土不服?八字不合?

她很崩溃,而且曲诗文之前熬的止吐的汤药,她为了身体好,也是喝了的。

如今一睁开眼睛,就觉得头晕的厉害,一张开嘴巴,话还没说,已经先吐出来。

她的孕晚期几乎没怎么吐。

只是七八个月的时候,可能嘟嘟在她肚子里长头发,所以她心里焦躁着,很难受。

倾羽坐在床头,往清雅的脉搏中注入了丝丝灵力,清雅的胃里立即舒坦了不少,额头上却还是流出淡淡的虚汗。

倾蓝关切地上前,问:“倾羽,你二嫂怎么样?”

倾羽抬头望着他:“孕吐,胎儿还好,就是大人遭罪。”

清雅咬牙道:“没关系,倾羽,有没有适合的药,让我不吐的?”

倾羽想了想,道:“你等着,我给功德王打个电话再问问看。”

于是,她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。

倾蓝陪着清雅,温柔道:“我就在这里陪你。”

大家也都散了,毕竟太晚了,在人家夫妻房间里总归是不好的。

倾羽得了方子就走了:“我去给二嫂熬药,一会儿端过来。”

清雅望着她的背影,轻声道:“倾羽,谢谢你。”

倾羽愣了一下,回头看着她苍白的脸,有些不习惯她也会说谢谢,展颜一笑:“二嫂好好休息吧!”

房间里,只剩下倾蓝夫妇了。

倾蓝伸手轻轻抚着她浑圆的肚皮,威胁道:“嘟嘟,不许让妈咪这么受罪。”

清雅哭笑不得:“又不是他踢我的,关他什么事情?”

倾蓝将耳朵放在她的肚皮上:“好久没听嘟嘟唱歌了。”

事实上,嘟嘟哪里会唱歌呢?

他也就是随口一说。

想要用温馨的氛围,换她心灵的静谧,让她快点好起来。

清雅轻抚着倾蓝的侧脸,问:“ky,你知不知道明日有哪些国宾要来的?他们都是在国宾宾馆下榻的吗?”

倾蓝蹙了下眉,警惕地回身坐好,望着她:“你现在是孕妇,还是临产孕妇,哪里都不许去!”

这时候还小想着谈事情,这是疯了吧?工作狂啊。

倾蓝疼惜地给她擦去额头的汗渍。

见她面色苍白又委屈的样子,于心不忍,道:“好啦好啦,你有什么想法或者计划,跟我说,我明天出去替你跑,你在家里好好安胎,好吗?”

清雅笑了,拉下他的脖子亲了口:“我就等你这句话呢!

老公我爱你!

人家根本不买我的帐,你去了,人家多多少少给点面子,我都有甜头赚哦!”

倾蓝哭笑不得:“你的意思是,我是帮你出去卖的?”

“哈哈哈!”清雅笑了,好像什么病痛都没有了。

章节